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箐 > 万隆:杀猪不养猪

万隆:杀猪不养猪

“资产重组、基金经理、接班人、市场都是问题,但我最担心的还是食品安全”

财新《新世纪》 记者 李箐

万隆一直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。

3月16日,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拨通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的手机,先后两位女性应答,态度和蔼,语气平和,“只是一个地区厂的问题,万总一直在开会,这个事情对资产重组没有影响。”

此前一天,央视播出了双汇集团下属济源工厂收购吃了“瘦肉精”的生猪,双汇发展(000859.SZ)立刻跌停,当日晚间,双汇即发布停牌公告,至今未复牌。

外界立即将猪肉“瘦肉精”事件和奶粉的“三聚氰胺”危机相提并论,甚至联想到了倒掉的三鹿和仍监狱里服刑的三鹿前董事长田文华。

 

2010年11月底,在云南昆明,双汇的全国经销商大会上,万隆接受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资产重组、基金经理、接班人、市场都是问题,但我最担心的还是食品安全。”一口河南话的万隆每谈及重要问题,都压低语调。

“瘦肉精”事件曝光后,双汇集团连续发布公开声明,在责令济源工厂停产自查的同时,免掉了济源双汇的总经理、主管副总经理、采购部长、品管部长。

年过七旬的万隆,遇到了他人生最严峻的考验。

绝对的“君王”

“万隆一说话,甚至是一表现出想说话的样子,全场瞬间就鸦雀无声。”一位中介机构的人士称万隆在双汇集团是绝对的“君王”。谈到退休和接班,万隆表示自己现在不抽烟不喝酒,“不把双汇的销售额做到1000亿元,不会退休”,而“只要机制设计好,我不担心选拔不到人”。

“万隆任终身董事长,是写在双汇的企业法里的。”一位双汇的员工说。

上世纪80年代,参军复员的万隆来到漯河市肉联厂下属的制药厂担任办公室主任。当时的漯河市肉联厂在河南十大国营肉联厂排名第九,但连年亏损。

“当时省里通知开会,大家谁都不想去,去了就是挨批,推来推去,为此省里还专门点名批评。”万隆回忆说。

1985年,肉联厂开始民主选举,万隆全票当选厂长,当年即盈利500万元,一举抹平亏损。

万隆盈利的法宝就是敢干。在当时计划经济的年代,生猪实行统购统销的政策,许多企业货源不足。万隆经过调研,提出在国家收购生猪规定价格的基础上每斤上调2分钱,从而引来了大量的猪源,双汇也因此一举扭亏。

据双汇集团的老员工说,当时双汇内部管理不严、纪律涣散,偷盗企业财物现象严重。万隆上来就开除了一个偷盗火腿肠的市领导亲属,立下了严格的厂规。

之后,万隆大胆引进国外“冷鲜肉”概念。从过去的凌晨宰杀、清早上市,不经过任何降温处理的办法,演变成冷却环境下屠宰生猪。这在当时的中国生猪屠宰业属于首次。

双汇又将肉类出口到前苏联和一些东欧国家,一举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肉类出口基地。不过,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几年,随着前苏联解体、东欧巨变,双汇的国外市场战略严重受阻,双汇只有转向国内。万隆拿出当时仅有的1000万元自有资金,从国外引进了多条火腿肠生产线。当年火腿肠的三大品牌春都、郑荣和双汇都集中在河南省。在激烈的竞争中,起初不分伯仲的三个品牌,郑荣、春都先后倒下,惟独双汇走到了今天。

“漯河是个小城市,财力很弱,从银行贷款很困难。我们怎么办?只有引进外资一条路。”万隆说。

从1992年起,双汇开始引进外资,合资设立子公司,先后引进包括香港华懋、日本火腿和美国杜邦等六个国家和地区的16家外资机构,获得了扩大投资急缺的资金,也筑造了双汇帝国庞杂的子公司系统。在合资过程中,双汇集团一直坚持股权和经营上的主导。

1998年,双汇集团设立子公司双汇发展,登陆A股市场。

MBO圆梦

万隆的外表普通,秃顶、细眼,戴一副眼镜。即使身处高级宾馆,秘书也得给他准备一个垃圾桶放在固定位置供其吐痰用。这样一个普通到带着点土气的企业家,却执着于股权激励。

“管理层的激励,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更需要。杀猪卖肉是中国很传统但竞争又非常激烈的行业。你看全国性的国营肉联厂都在大城市,我们在漯河这个小城市——要钱没钱,要市场没市场,要资源没资源,要人才没人才。如果不把管理层套牢,很难发展。”万隆在去年11月底接受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从2002年起,双汇管理层开始通过境内两家公司平台进行MBO的第一次尝试,之后因为证监会的规定,万隆放弃了在国内设立公司实行MBO的操作而转向境外。

其后,高盛和私募股权基金鼎晖合资的罗特克斯拍得双汇发展60.72%的股权。

2007年,双汇的员工持股会正式在维尔京群岛成立兴泰公司,开始接盘高盛持有的罗特克斯股权,从而间接持有双汇发展。通过信托安排,263名双汇发展及其关联企业的员工持有兴泰集团股份。其中,万隆持有股份14.4%。

去年年底,在A股投资者压力下,经数月停牌,双汇启动新一轮资产重组,决定将主业资产整体注入A股上市公司。如果这轮资产重组完成,万隆运作多年的双汇MBO也将正式收官。

然而,就在即将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中,出现了双汇济源工厂的名字。

只杀猪不养猪

对于双汇的未来,万隆态度明确,“我就做屠宰行业的产业整合。”

万隆每次接受采访,必然要把“我就是个杀猪卖肉的”作为口头禅,一方面表示谦卑,另一方面也为其职业贴上标签。

在生猪屠宰行业,养猪与杀猪属于上下游领域,双汇多年来一直没有染指生猪饲养行业,源于万隆所担心的“养猪风险高,疫病问题很多,成本变动也过大”。

万隆提出的产业整合指的是生猪屠宰与肉类加工行业,目前,中国每年屠宰生猪6亿多头,市场份额领先的四家企业屠宰量仅占约5%,其他各色中小型定点屠宰厂和无证屠宰点分食了剩下95%,行业整合的空间还很大。

双汇也提出,要在“十二五”期间实现对生猪饲养行业的延伸,不过这一目标目前仍停留在口头上。

“瘦肉精”事件的爆发让万隆措手不及,据接近双汇的投行人士透露,万隆希望把这次事件局限在济源当地,“不然就真要出大事了”。

不过,外界对于双汇是否只有济源一地的工厂涉及“瘦肉精”问题看法不一,有人悲观地认为全国的生猪饲养都用各种添加剂,“瘦肉精”只是沧海一粟,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非常严重。

目前双汇产品仅在部分地区的部分超市下架,全国大多数城市仍然有售双汇产品。

只杀猪不养猪的万隆,能否挺过这一劫? 

推荐 9